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成长的故事

落花流水悠悠

 
 
 

日志

 
 

天然气荒-----09众说纷纭  

2009-11-30 19:37:56|  分类: 深度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央视《新闻1+1》09.11.20《天然气荒 不天然!》

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专家是能源专家韩晓平先生,韩先生你好。

  主持人:

  这么大规模的“气荒”好像还是第一次碰到,现在大家都在问同一个问题,到底是谁制造了这么一场“气荒”?

  韩晓平:

  刚才也讲了,就是天气的原因实际上天气不是主要的原因,我们知道每一年都会有天气,都会寒冷,实际上作为天气供应来说,你必须考虑寒冷的问题,但是至少造成这一次气荒的主要原因不是寒冷的问题。我们知道天然气并不是靠公路来运输的,所以下雪对于天然气的运输是不会构成任何威胁的,它主要是靠管道运输。天然气现在造成的问题主要是勘探开发和后继的这些管道建设,地下储气库这些方面投资不足造成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

  所以说,跟供气商还是有直接的关系。

  韩晓平:

  对,主要是供气商造成的。

  主持人:

  现在我也看到有一种说法,说这里边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因为两大石油巨头在“逼宫”,要求涨价,您认为这种因素占了多少比重?

  韩晓平:

  这个不能排除。因为我们知道像重庆这种地方它本身就是天然气产地,不久前大家都知道开县井喷,当时就死了很多的人,但实际上就是因为天然气喷出来,所以那个地方本来是天然气非常富裕的地方,所以理论上不太可能,而且重庆的人很少的商业建筑才是用这种,我们叫做燃气空调,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用电空调,所以这个城市的人并不依赖天然气来采暖。所以这种可能性应该是非常小,因为天气影响。正常使用的情况下,突然出现这种大规模的短缺,那么和天然气的生产本身有密切不可分割的原因。

  主持人:

  看来这一次的天然气的“气荒”不仅仅是天然因素造成的。

  韩晓平:

  显然不是天然的。

  主持人:

  但我也看到中石油方面他们有表态,说现在天然气的供应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到底是他们不愿意,还是没有能力加大这个供应量?

韩晓平:

  所谓极限就是说你投资不足才会出现极限,我们实际上天然气的供应随着市场的这种需求,肯定是不断地在增加的,但是如果你的生产跟不上这种需求的增加,你就可以说是到极限。但是我们中国这些年的增加,像中石油、中石化自己觉得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们跟国际社会来比,当时的欧洲、美国,在天然气大发展的时候,它的增长远远超过我们。而且那个时候美国、欧洲,它们的天然气价格并不我们今天的更高,所以在天然气能够被市场所接受的情况下,才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但更重要的是要有更多的人来推动这件事情。

  主持人:

  你说到一个价格的问题,因为现在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就是因为现在天然气的价格过低了,所以两大石油巨头他们是在做赔本的买卖,所以他们不愿意加大投入。

  韩晓平:

  这是一个比较的问题,看跟什么比,国际油价到80美金了,当然他会觉得他亏了,如果把天然气跟国际油价来挂钩的话,他一定会觉得他不赚那么多钱。但事实上,我们知道很多的国家,比如在美国,由于天气是一个多元的竞争,所以它现在的气价并比我们更高,所以在两大巨头来说,因为天然气的价格太低了,他们不愿意去做这件事情,实际上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是有这个因素了。因为天然气对他们来说,可能没有他们原来预期的这么多的利润,这个事情可能还要另当考虑了。

  主持人:

  据您的了解,他们在开发天然气方面,他们到底赔不赔钱?

  韩晓平:

  这个就看他们自己的成本控制了。我们知道同样的形成,在很多的国家实际上是能够赚钱的,如果说中石油、中石化因此而不能赚钱,那么和他们的经营是不是有关系,我们大家要有所疑问了。

  主持人:

  反正不是管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一次气荒,我想作为两大石油巨头,我想他们不仅仅是要赚钱,更重要的是还承担起这么一份社会责任。在这一次闹“气荒”的城市当中,武汉可以说是情况最严重的,天然气的供应缺口已经达到了每天80万立米。

  接下来我们也来连线武汉市天然气公司的一位新闻发言人余国华先生。

  余先生,你好。

  余国华(武汉市天然气公司新闻发言人):

  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

  余先生,你们那儿“气荒”现在紧张到什么样的程度了?

  余国华:

  应该来说,目前武汉市整体的天然气供应还是非常紧张。从上周,就是12日左右,我们就已经开始启动了武汉市应急预案。按照保民生、保公交、保稳定这样一个基本原则进行了一个紧张时期的供应。

  主持人:

  你们家天然气的供应还跟得上吗?

  余国华:

  应该说我们家里的民用这一块,我这一块按照优先保障原则应该还没有受到影响。

  主持人:

  所以民用基本上是能够得到保证的?

  余国华:

  对,目前武汉市的民用还是能够基本保障。

  主持人:

  你们在协调天然气方面,有没有跟上游的企业联系过,请他们增加供应量?

  余国华:

  这个应该说,武汉市发现气源紧张的情况下,我们就已经开始在跟中石油进行相关的联络,希望他们能够增补我们的气量。但是根据我们重庆市的了解,和对我们一些调研发现,的的确确全国的气温降的降幅比较大,也来得比较突然。武汉市的气温也是出现了近年罕见的这样现状,导致了整体一个紧张的状况。

  主持人:

  您认为下来紧张状况还是天气原因造成的?

  余国华:

  我想这个不仅仅是天气原因,应该来说一个是天气原因,主要我想还是调控手段比较匮乏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

  调控手段比较匮乏,是供气公司的原因吗?

  余国华:

  这个应该来说是多方面的。

  主持人:

  什么样的原因?

  余国华:

  比如说,像我们作为终端城市,我们本身对气源的组织,还有结构的调控,因为它每一年都有一个高峰,有一个低峰的峰值调配,一个可能就是因为我们给中石油上报总量之后,中石油这块能够批给我们的总量,我们根据我们的联络,应该说它也一直在给我们想方设法增加总量。但实际上可能从中石油来说,和从我们武汉市本地来说,我们对气源的组织准备应该来说这块的投入,还有准备还是不够的。

  主持人:

  往年有没有出现过这么严重的“气短”、“气荒”的情况?

  余国华:

  武汉市应该来说,2004年开始引入天然气,今年是第一次出现这样大范围的紧张局面。

  主持人:

  今年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余国华:

  对,应该来说在去年年底和今年供气也出现过一段紧张的局面,但是没有出现像现在这么紧张的一个局面。

  主持人:

  好的,谢谢余先生。

  听余先生的说法,还是跟供应跟协调有着直接的关系。

  韩晓平:

  天然气这个生产,你不仅要投气田、投管道,还要投地下储气库。像武汉这样的城市应该有自己的地下储备资源,但是如果它没有投的话,它就会碰到在冬天的时候,供气紧张的时候,它自己就没有办法平衡了。

  主持人:

  地下储气库应该是谁来投?

  韩晓平:

  原则上应该是石油公司来投,因为中石油或者中石化,他们负责这个城市供气的情况下,它应该建立地下储气库,来保证这个天然气的供应。但是地方也可以参与投资,比如北京的话,地方也参与了投资。

  主持人

  这就是一个机制上的问题。

  韩晓平:

  对。

  • 主持人:

      我也看到一个说法,在咱们国家,储气库存量占到消费量是3%,但是世界的平均水平是15%,在美国是20%,俄罗斯是16%,为什么差异那么大?

      韩晓平:

      我们就是很多企业只是挣现钱,他们就想,我建了管道,把它卖了就完了,没有气的话,它没有责任在里头,因为在很多国家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供气,你要赔偿我的。但是由于我们的国家,这些大的央企它不负责这种赔偿责任,所以它没有这种意愿,也没有这种压力。实际上应该是多元的,如果他们不去建应该社会上也有一些主体来建立社会储气库。所以在美国是有很多的公司,有很多公司就专门建地下储气库,然后它就租用这个库房给别人用,所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主持人:

      咱们国家允许其它的公司来建这个储气库吗?

      韩晓平:

      你想建的话,恐怕这些大的公司也不跟你合作,所也没有人把气向你那里输,所以这个机制在目前,在一个比较垄断的情况下还是很难的。

      主持人:

      所以还是垄断机制惹的祸。

      韩晓平:

      对。

      主持人:

      我们也看到这样一个问题,既然现在这个储气库还没跟上,那是不是现在使用量有些超前呢?供需的矛盾,我们还是要来分析一下需方的问题。

      韩晓平:

      使用量是按规划的,天然气的东西和别的不一样,不像萝卜、白菜,买了以后可以存在地窖里头,天然气来了就要用,所以任何一个城市的天然气使用都是要严格按照规划,所以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果说你建了,没有人给你供气,这个气也不给你通,一旦通了气就要保证供气,现在是通了气,不能保证供气,那么问题就不在于用户,不在于城市,是不是没有按照规划,而是在于你是怎么来进行这种保证的。

      主持人:

      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是全国有多个城市闹起了天然气的“气荒”,“气荒”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一些什么样的解决之道?天然气会涨价吗?稍后继续。

      主持人:

      欢迎回来。

      我们今天正在关心的是全国有多个城市闹起了天然气的气荒,在也次闹“气荒”的城市当中,还有一个城市还是重庆。重庆也闹气荒,让人觉得非常意外,因为重庆本身就是产气的城市,到底那儿的情况怎么样?他们又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举措呢?

      我们接下来就来连线中新社的记者郭虹。

      郭虹,你好。

      郭虹(中国新闻社记者):

      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

      你在重庆当地感觉到这个“气荒”的紧张形势了吗?

      郭虹:

      在生活中最明显的就是打出租车很难,特别难。

      主持人:

      所以这一次重庆也出台了一个措施,就是直接跟出租车有的,就是以后打的要增加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当时的老百姓和出租车司机他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郭虹:

      对老百姓来说,大多数认为还是比较突然的,因为重庆的出租车的起步费是非常低的,三公里在五块钱左右,这相对来说,就增加了相当大一部分,但是大多数还是表示接受。而出租车司机来说,他们反映就觉得因为附加费是直接要上交的,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但可能客流量会有一定的分流。

      主持人:

      反而是出租车司机开始担心了,是不是会造成生意下降了?

      郭虹:

      对。

      主持人:

      重庆方面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说法?相关部门怎么解释为什么要增加这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呢?

      郭虹:

      其实重庆市政府增加燃气附加费只是它缓解目前气紧的措施之一,它采取了三项措施:一个是向中石油方面争取更多的天然气供给量;二是采取优先供气的原则对工业和对生活用气方面采取不同的措施;第三才是增加燃起附加费。因为根据重庆市政府的说法是,重庆的油气比价关系历来是严重失衡的,由此导致油改气的车辆非常集中,他们有一个数据说现在目前油改气的车辆,用气的车辆占全市营运车辆的30%左右,因此政府决定开征CNG的附加费,通过缩小气和油的比价差,适度控制CNG的用量和CNG的改装。

      主持人:

      好的,谢谢郭虹。

      郭虹传达了有一个信息,这一次为什么要加这个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是为了缩小用油和用气的差别,这么做有这个必要吗?

      韩晓平:

      它可能是没有气了,这样加了以后希望更多的司机去加油,但实际上,这一次我们也注意到,重庆当地的中石油也有一个解释,为什么出现短缺呢?就是老的气田气已经开始下降了,新的气田还没有打出来,实际上这背后就有很大的问题。因为作为一个生产规范来说,你必须要保证你不断地开发,我们知道天然气要不断的滚进开发,不是你打一个井下去以后,就源源不断,永远出气,它出一段时间肯定会下降,你必须再大新的井,勘探开发新的井,这有说明中石油在供气保证方面是严重不足的。

      主持人:

      投入严重不足,为什么会造成这样投入严重不足呢?

      韩晓平:

      也可能是他们说的不赚钱,他们说的气价太低了,我们不赚钱,所以我们不愿去做这样一件事情,是不是有这方面问题我们不知道,但是确实他们在这方面没有很好地履行一个供气的责任。

      主持人:

      是不是涨价了就能够解决“气荒”呢?

      韩晓平:

      现在也很难说,因为涨到多少能够满足他们的胃口我们现在不知道,如果说国际油价涨到130块钱,你要对应着那样一个价去涨气价的话,恐怕谁也受不了,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悖论。如果你气价涨太高的话,那么市场可能不接受你,很多人就不用气了,如果气价太低的话,可能对石油公司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所以双方之间,应该更有效进行一个定价机制。现在完全不是市场来定价,完全由一个行政来定价的话,可能确实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主持人:

      但是说到价格,我看到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在美国南方的一些城市,他们的天然气价格是每立米一块四,但是我们这里,天然气的出厂就是每立米一块钱,但是到了终端用户那儿要三块钱,这怎么会差别那么大?

      韩晓平:

      这确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知道美国南方,美国主要的问题是,美国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市场,无论从勘探开发,到输气,最后到地下储气,到供气全部都是开放的,所以正是因为这种开放促进了整个的竞争,因为这种竞争使大家消费者获得更低的气价。在中国由于我们少数,只是有那么一两个企业来经营那些事情,而且他们彼此之间又不相往来,所以他们的使用系统,他们供气系统又非常封闭,所以就造成他们整个勘探开发如果不足的话,那么下一个供气就不能保证,而且他们永远会觉得这个气价是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的。还有,他们会把输气管道的折旧算得非常高,使进气的价格非常低,所以卸任即便你生产了气,也很难进入到这种管道。由于这种少数企业垄断的市场,也造成了我们今天的供气短缺。

      主持人:

      如果打破这种垄断的格局,让更多的企业进来,是不是就不会再闹“气荒”了?

      韩晓平:

      当然是这样,因为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就是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才能保证天然气的供应,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他们现在确实可能碰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他们技术本身不能够不断地开发出新的天然气来。另一方面,他们可能投资的意愿也不是那么充分。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企业主体能够进入这个市场的话,肯定对整个市场会有一个促进。就像“鲶鱼效应”,就会促进我们的企业更多向这方面的发展。所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开放市场,不仅要开放上游的市场、中游的市场,也要开放地下储气库,下游的市场现在是一个竞争的状态,这种竞争应该引进更多的主体,而不能让这些企业形成垂直一体化,特别现在担心中石油的公司,上头开发天然气,中游输送天然气,到下游又去经营城市供气,这样就可能会对整个经营的格局会造成一种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

      所以您觉得,如果解决这个气荒,所以开放市场会比涨价更加有效。但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开放市场,让更多企业来进入,会不会造成一些资源的乱采乱砍呢?

      韩晓平:

      乱采乱伐这个实际上是管理的问题。但是我们首先担心的是安全问题,天然气供应,但是如果没有气供的时候那是最不安全的,我们已经达到了最不安全的程度了,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让那些更多的愿意进入这个市场的人来开发天然气呢?实际我们并不要担心,包括外资企业都可以来,如果你有技术,你在中国打出天然气来,我们就应该开放。因为美国实际上就是非常开放,因为这种开放,使美国的天然气源源不断地增加了新的供应,特别是最近发现大量的页岩气,也就是奥巴马为什么敢去承诺,他在减排上,参加整个全球的减排

  • (二)天然气荒背后是市场机制的缺失

进入11月,大雪纷飞,寒潮来袭,居民采暖用气等需求量大幅攀升,武汉、重庆、西安、南京、杭州等天然气供应警报频频拉响,给当地经济生活造成很大影响。中国多个城市拉起了“气荒”警报。鉴于天然气供求矛盾短期内难以根本缓解,发改委22日印发“关于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的紧急通知”,要求做好迎峰度冬期间天然气供应保障工作,把确保居民生活用气放在第一位。
  我国曾出现过“水荒”、“电荒”、“煤荒”,独独没有出现过“天然气荒”,为什么今年出现了“气荒”?有人质疑,早不荒,晚不荒,偏偏在寒流袭击的时候“气短”,石油公司是不是借机“逼宫”发改委,让政府上调天然气价格?还有人气愤地认为是石油垄断巨头利用垄断地位趁机“拿我们一把”。
  我们认为,这种可能性恐怕不会太大。这倒不是说石油公司不想涨价。事实上,今年下半年天然气在广东已经连涨了18周,进入11月国内天然气批发价格在半个月之内平均每吨暴涨500-700元,平均涨幅已超过20%,广州市区气价上周更是达到97元。有人预计年内将会破百。
  在“气荒”的紧急形势下,各地政府都采取“停止工业用户的供应、限制大部分商业用户的供应,确保居民用气”的措施,在这样的形势下,不大可能像中石油中石化这种特大型国有企业来“拿一把”。反过来,他们也是有一定“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的。两大石油巨头频频表态示好,加大生产力度,提高生产输送能力,带头调减工业用气,优先保障居民和集中供暖用气。
  我们以为造成今年“气荒”的根本原因或者主要原因的确仍是供需矛盾。
  天然气属清洁能源,由于开采成本低,因而在清洁能源中是最便宜、也是适合大力发展的。近年来,中国天然气消费需求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00年至2007年,年均增长达15.2%,远超世界4%的平均增长幅度。这是“气荒”的基本原因。
  这两年来,一些城市迫于环境的压力,在居民用能方面,加速实行煤改气,有的企业也将天然气作为生产能源。天然气需求量再次提速上升。
   如果在正常的天气,两大石油巨头如果以11月1日至20日的速度,即中石油日均供气1.82亿立方米的速度供应,大概还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一旦遇到寒潮突然来临,“气荒”就自然出现。
  平衡供需矛盾最好的办法是市场,也就是以价格杠杆来平衡供需。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怎么同意国家发改委关于今年不出台天然气价改的意见。当然,非居民用户电价已经上涨,发改委多次表态,年内暂不对天然气及居民用电上调价格,可能有稳定社会方面的考量,但未来能源价格的改革却是大势所趋。我们恰恰认为,在“气荒”背景下,或许是天然气定价机制出台的最佳时机。
  目前中国需要进口相当的天然气,国外价格高于国内价,长期维持此格局,两大石油巨头自然不干,而提高一定价格也能使国内一些企业不以天然气价廉而盲目地集中在短期改用天然气,利于平衡天然气的供需矛盾。但是,在天然气被垄断的前提下,怎么能定出公平的价格呢?
  我们知道,在管道传输等行业中的垄断带有天然的性质,
可是在天然气的开采、加工以及销售方面,完全是可以放开的,是可以而且应该竞争的。在有竞争的情况下,价格通常比较公道,并且不一定总是涨价,有时也会跌价的。否则,“气荒”还会再来,因为天气回暖是暂时的,今年寒冷的日子总要来的。

(三)天然气荒只是老问题的新表现

就像国家发改委11月23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题为《加强运行调节,全力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的公告,将当下引起热议的“天然气荒”的成因简单归结为“进入11月份以来,我国部分地区出现大范围雨雪低温天气,居民采暖用气等需求量大幅攀升,一些地区供需矛盾比较突出,武汉、重庆、西安、南京、杭州等地相继出现供应紧张的情况”,我们同样可以简单归纳说,这场天然气荒从本质来说只是我国能源领域的一个老问题的新表现。
  之所以说“新”,是因为天然气作为一种燃料进入我国,尤其是进入民用市场,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比如在上述发改委公告提到的杭州,有一些区是今年才开始进行天然气置换。
  而它背后的“老”问题就是,如同英国邓迪大学能源专家菲利普·安德鲁·斯皮德(Philip Andrews-Speed)教授对笔者说,中国的能源领域夹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既不是完全的计划经济,政府可以向天然气公司发指令,也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比如价格仍然受到国家控制,没有完全放开,不能充分发挥其作为供求关系变化的信号的作用,而这恰是市场运作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
  然而,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似乎还很难找到一个实例,证明在能源领域,计划经济确实优于市场经济,又或是市场经济确实优于计划经济,以至于只要选了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以英国为例,从1940年代到1980年代,其天然气产业就经历了从私有到国有再到私有的过程,充分展现这两种选择各有优缺点:1948年,英国将天然气业务国有化,成立国有的垂直一体化的英国燃气公司,1970年代,该公司在英国北海的气田投产,真正确立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
  1986年,英国通过《1986年天然气法案》,将天然气产业私有化,第一步就是政府出售英国燃气公司,然后分阶段放开天然气的工业和民用市场,引入竞争。
  这确实给用户带来了实惠,气价下来了,但没几个人会在意,当竞争变得激烈,天然气公司就可能在投资开发新气田和铺设新管道等方面变得越来越保守,因为那都是大宗投资,却要等几年才能见效。
  结果,两三年前,一场寒潮突袭,天然气需求激增,加上英国唯一一处天然气储备基地出了问题,天然气供应马上告急。当时价格涨到天上去了,但那又怎样呢,即使天然气公
司决定追加投资,建立新的储备基地或铺设新的管道,从欧洲大陆进口天然气,而不必等政府提议,但这些新项目不可能马上投产,“远水解不了近渴”。
  并且,英国跟中国还不一样,天然气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还不算高,但在英国却是逐渐取代煤炭而成为发电的主力燃料之一,如果天然气供应告急,英国人恐怕连电灯也点不上。
  反过来,英国案例表明,无论是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投资大而建设周期长的能源领域恐怕都缺不了政府的干预,鼓励天然气公司开发气田、建立储备,未雨绸缪。
  但天然气跟石油不同,建立储备的代价很高,虽然我们未必要像国际
能源组织那样,要求天然气公司保有三个月的储备,但总要有一两个星期的量,否则无法应对意外,而谁又能完全排除意外呢?
  由于中国不是天然气资源大国,要靠进口来弥补需求缺口,跟石油的情况差不多,因此,中国除了要做到分散进口源,比如跟中亚和中东国家签约,还要有自己的储备,以便应付卖方可能遇到意外而不能如期输送天然气的情形。
  这就是中国应该尽快建立自己的天然气储备的两个理由。
  由此回到我国能源领域的老问题:因为不是完全的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所以政府单纯下指令或给补贴都不太合适。怎么办?最终恐怕还是发改委在其新闻通告用的字眼,“积极协调组织”三大石油公司应对,这“协调”二字是关键;正如安德鲁斯·斯皮德教授所说,“能源领域无易事”,只有通过政府协调才能确保有足够的投资,而且整个产业链上没有薄弱环节,不然,打个比方,你有足够的气,也有足够的产能,却没有足够的管道输送到市场,那还是不能解决问题。
  说到底,天然气荒能不能尽快解决,能源领域是不是多引进一个产品就多出一个问题,检验的还是政府作为决策者的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