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成长的故事

落花流水悠悠

 
 
 

日志

 
 

康熙的孤独  

2009-11-08 18:47:0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熙深信君主的威信和真正的伟大应当较少地借助于外在的豪华,而更多地是在于他道德的光辉。”供职于北京皇宫中的法国传教士白晋1697年在给法王路易十四的一封奏折中写道。在长期近距离地观察中,白晋试图从康熙的朴实无华的外表走进他坚强而细腻的内心世界:这个堪称千古一帝的最有权势的男人,用克制、包容与持续提升心灵力量来对付现实世界的压力与冲突。令白晋最为困惑的是:对物质占有的淡漠节制与对探究事物本源的强烈迷恋,竟然能够如此奇妙地交织在一个被权谋、铁血、经济与民生所裹挟的帝王身上。康熙东方式神秘生活环境与超拔的人格智慧的形成历程,成为当时法国民众声讨王室道德的蝴蝶之翼。

八岁践祚的康熙是中国历史上最为不幸和最为幸运的皇帝,童年失去双亲的悲痛经历使他在承接呼啸而来的巨大权力时常常产生孤苦无依的惶惑。出过天花、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康熙从奶奶孝庄太皇太后那里学到了温和与坚定,奶奶的乐观、坚强、宽厚和慈祥是小皇帝强大内心勇气的源泉,对奶奶大爱的模仿使得他在构造盛世的肇始就给整个帝国蒙上了母性主义的光辉:用无穷的耐心来对待错综复杂的政治局面,在无数次战术性妥协背后是战略原则的无比坚韧。而没有任何缓冲时间的紧迫现实,给了康熙一个学习即是运用、只能在实践中砥砺品性的一体化平台——他必须在人格形成之前就独自对抗成人世界的残酷竞争。

康熙面前的中国,在耀眼皇权的光环之下隐藏着国事板荡、烽烟四起的严酷现实。虽然较少国际冲突,但满族入关遭遇的军事对抗和文化叛逆此起彼伏,旗人内部的倾轧(阶级矛盾)、旗汉之间的抵牾(民族矛盾)、王权和皇权的齐肩(宗藩矛盾)缠绕在一起,成为帝国政治地雷的三大导火索。幼小的康熙驾驭着危机四伏的航船行走在历史的三峡中,任何一个微小差错都可能终止他的帝王之旅。上天会眷顾他这个看似普通的儿子吗?

但接下来的事件却使每一个人瞠目结舌,帝国随后的历史由一系列的胜利和传奇书写而成。十四岁亲政的康熙在十六岁那年用戏剧化的策略除掉了军功显赫、性情凶猛的辅政大臣鳌拜,但长期积郁的愤恨并没有演化成血流成河的屠戮。夺权事件既缜密有序,又宽厚仁慈,康熙以年龄脱节的老辣和胸襟给朝廷臣工一个巨大的心理暗示:“当今”也许就是不世出的英睿天子,笼罩在帝国上空的浓雾开始隐退。康熙的隐忍和果决在十九岁时再次得到锤炼:不满撤藩决议的三位王爷起兵反叛,承平不久的中国重新陷入长达八年的动乱。虽然学界对康熙撤藩战略的对错争执不下,但年轻天子勇于承担历史责任和经常反思这个决定(是否可以和平解决)的心路历程,昭示着历经风霜的他在性格维度上已经丰满,相信事情的多元性和可塑性,相信事情演绎的规律和科学,把社会运动的后果看做决策者和执行者的行为后果而非被不可知的力量所支配。他相信,只有保持内心的开放才可能校正人生的航向。当勇气、知识和心灵开放一起成为引导康熙思想的灯塔时,帝国的辉煌就水到渠成。委派施琅决战澎湖,收复孤悬海外多年的台湾;两次用兵雅克萨逼迫沙俄签署城下之盟;

 

三次亲征噶尔丹统一漠北;扶持达赖、班禅平定西藏——从鳌拜到吴三桂,从戈洛文到嘎尔丹乃至策妄阿拉布坦,在扫除一个个挑战对手的时候,康熙也扫除了内心的彷徨和紧张。他集合了战略家的洞察与战术家的严谨,在为全军制定作战计划的同时,总不忘记告诫每一个士兵怎样在马尾上注明长官的姓名、如何掘井取水及避免食用生冷食物而带来体力下降。

在武功达到了一个帝王所可能达到的高度的同时,康熙的文治同样彪炳史册。童年时代的汉学汲取成为康熙终身喜爱和努力的方向。康熙推崇儒学,对朱熹的格物致知研究尤深。他对社会的深刻理解导致了“摊丁入亩”的问世,这使得他的统治人口达到了一亿五千万;对黄河、运河的治理给百姓留下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对天文、地理、数学、物理的爱好使他的闲暇充满着情趣,对“蒙气”的推问、对潮汐升降规律的测算、对历律的精研以及对人体解剖的学习,都是他和他的国际友人——西方传教士南怀仁等彻夜长谈的内容。他甚至命令侍卫捕捉萤火虫来验证古人“集萤读书”的真实性。

但康乾盛世最终没有引导中国走向现代化。康熙作为个人的成就达到了顶峰,但小系统的管理创新只是他用终身的才情和勤勉维系的一个巨大悲剧的前奏。他的时代世界已经开始了伟大的变革,与他在历史上平行而过的彼得大帝在为俄国留下彼得堡科学院的时候,康熙对科学的热爱只带来一个如意馆。他和彼得大帝的个人资质、国力基础和社会问题都如此相像,但最终帝国的结局却相差千里。康熙是开放却又孤独的:因为他的努力没有跟上宏观系统的巨变,只在传统世界里沿着圆形轨道陷入旧辙,有管理创新但没有战略创新——衡量一个组织的创新程度,纵向考量的同时也一定要横向对比!中国在他的引导下达到了封建时代的巅峰,却已开始悄悄落后并孤立于世界,这是中国和康熙最孤独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